中渔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分享到:
搜索
查看: 233|回复: 7

[综合] 【原创首发】十一假期探点“军喜”连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1: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抚州-侧卫 于 2018-10-11 11:08 编辑

十一假期探点“军喜”连连
(抚州-侧卫)
    期待已久金秋十一小长假终于来了,干什么去呢?大部分家庭都会想到自驾旅游,可一想到高速路免费通行后造成大片车辆涌阻或是一不小心飞来横祸就觉得可怕;又想到旅游景点那成片的人山人海就全无兴致,这个时候去那些有名的景区旅游那就是花钱买罪受。我喜欢到处去玩,但我不喜欢人多喧闹,更不愿意那凑那个热闹。本来在市区上班就受够车来人往那份喧嚣,好不容易有个小长假,当然得找些清静的地方来释放一下疲惫的身心!
IMG_6968.jpg
IMG_6965.jpg
    老早就计划好了,回老家小县城去度过十一这个黄金周。老家宜黄,离市区64公里,一个小时的路程。位于江西省东部,地处武夷山山脉与雩山山脉向抚河平原过渡地带。因县城设于宜水、黄水汇合处而得名宜黄县。全县土地总面积19.44万公项,其中林业用地面积15.09万公项,占土地总面积的77.6%。境内有3条南北走向的山脉,东支主峰军峰山,海拔1760.9米,中支主峰鱼牙嶂,海拔1467.9米,西支主峰大王山,海拔1136.6米,形成了东、南、西三面群山环抱,南高北低的地势。地形地貌特征以山地、丘陵为主,概况为“八山半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
IMG_6962.jpg
IMG_6963.jpg
    为什么回老家度假,因为中秋节那天我在老家钓获了不少波纹鳜。波纹鳜是比较稀少的一种鳜鱼,此次长假我当然希望还能钓获它。最主要的是探钓军鱼,因为家乡早年是盛产野生军鱼的。家乡境内的水系发达,溪流众多,分布均匀。主要支流有宜水、黄水、曹水、梨水、蓝水。所有水系水质干净,是军鱼和马口生长繁殖好地方,更有难得一见的波纹鳜出没于急流水坝乱石间。儿时上中学时我就会作钓军鱼,只不过非路亚钓法。许多年来故乡发展,招商引资后环境恶化,再加上人为过度的捕捞,家乡河中的鱼类资源遭到严重破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近几年家乡的人们也意思到不能靠牺牲环境来换取发展,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家乡的河中又恢复了儿时那片勃勃生机。虽然生机再现,但要想路亚军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这基本功必须要到位,不然你连它的影子都见不到!
    军鱼,学名:中华倒刺,又称:将军鱼、青波、乌鳞、青板,我的老家叫招鲩,是一种体型像草鱼但鳞片比草鱼大的杂食性鱼类。主要生活在水底,性情活泼,喜欢成群栖息于底层多为乱石的流水中,是一种底栖性鱼类。冬季,军鱼很难钓获,主要在干流和支流的深坑岩穴、水坝底、发电站底下的乱石中越冬,只有开春水位上涨后,军鱼到一些水质干净的支流中繁殖、生长,在那可以钓获。
要想钓获军鱼就必须了解军鱼喜欢吃什么:军鱼是一种以水生高等植物为主要食物的杂食性鱼类,如当地水域的丝状藻类、昆虫幼虫、淡水壳菜、玉米等;同时军鱼也更喜欢“吃荤”:如水中的小鱼、小虾、软体生物、贝壳河蚌、陆上的飞虫、蜻蜓、苍蝇、大黑蚯蚓、青虫等。军鱼每年的农历三月开始产卵一直到六月。产卵期他都会往水源地去,他会选择水质比较好的水源地。一年之中以3、4月份和9、10月份摄食强度最大。军鱼的警觉性比较高,比较爱干净,看起来也特别可爱,军鱼的拉力很强,玩路亚的都知道其必杀技“死亡翻滚”,是路亚人梦寐以求的鱼种之一。
IMG_6739.jpg
IMG_6740.jpg
    那么到哪里找军鱼呢?军鱼的标点与军鱼的生活习性密切联系。军鱼生活在水底层,喜欢水质干净的地方,又要排除人为干扰,故要找到军鱼作钓的点非常不容易。自然水域找军鱼要把握两个要点即水质干净、高氧、水中食物丰富的地方和人为电、网、毒、污都达不到的地方。满足以上两个条件的地方不是没有,如各类大中型的水利发电站、大坝底下乱石区、水库源头的库湾、江河中的各类人工大桥底下等。虽然我从小就了解军鱼,但由于季节、天气、人为等因素的影响,在老家曾多次探点未果。值此十一黄金期,我决定再好好的找一找军鱼。
    十月一日我来到离县城北面十五公里处的大港水电站,一座小型的拦河水坝。这个点我之前曾探过一次,可惜无收获。现在这个季节,什么鱼活性都很高,如果有军鱼在这个电站坝下出没,那钓获的机率是很大的。我先来到坝上的人行桥上观察观察坝下的水情。整个坝长约一百五十米左右,由于坝上水位不高,小电站并没有发电,电站出水口也无排水。只有桥下的几个闸门由于闭合不严,导致许多水从闸门缝中喷出,形成一片片小瀑布落入河水中。小瀑布前方有倒榻的大水泥块横在水中,其中一块只露了一点头在水面。前方是一片大水面,水面上漂着好几个塑料瓶,我一看便知水下有很多地笼子。正当我环视着这片水域时,我看到瀑布前那块露石边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桔黄色的腹鳍,金色的眼圈,军鱼无疑了。我大喜,那两片水泥块下是军鱼活动最理想的场所。站在桥上可以作钓,一旦中鱼却没法将其提上来。电站出水口那可以横向攻击到或是爬下闸门直接站在瀑布边作钓最理想!
IMG_6952.jpg
IMG_6910.jpg
IMG_6911.jpg
IMG_6915.jpg
    我先来到电站出水口这个位置,此站立点离那两片水泥块大概三十五米左右,用CC-60完全可以攻击到。我直接挂上一个山寨版的CC-60,红头白身,事实上我只带了一个这样的米诺在路亚包中,也是我最失策的地方。站立点离水面高一米八左右,抛饵很顺利就能到那两片水泥块区。然而十来竿了并没有出现那重重的一击,这让我怀疑是不是用饵不当。换了亮片接着作钓也无果,此时有两位手竿钓手也来到这个出水口玩手竿钓,不一会机然连钓了三条鲫鱼。我的内心起了一点小波澜,但我深知,玩路亚必须得专心执着。对面明显有军鱼,但现在的情况是不咬似饵。这种情况我曾多次遇到,能看得见的鱼一般不好钓。沉住气,还是用CC-60来作钓。对付这种情况只有反复磨,反复让拟饵在军鱼出没的那片水域摆动,因为我相信像CC-60这种泳姿的米诺对军鱼绝对是有诱惑力的。没咬口的原因可能是没有抛到精确的藏身点位或是泳层不对。那两片水泥块下的水下地形我还真没去摸过,因为我只带了一个类似于CC-60的米诺,不愿意拿着这一个米诺去沉底探路。于是我换上了铅头钩沉底来探底慢拖,这种手法很容易挂饵,也很容易中鳜鱼。挂了几个铅头钩后,我发现这两片水泥块后水下全是石头障碍,水深近四米多,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没得咬口了。
IMG_6908.jpg
    我重新换上山寨的CC-60米诺,再次抛入那两片水泥块的前方,然后静待其往下沉。下沉的过程中由于有流水,饵被冲到水泥块的下游。我算准米诺的水层离底差不多有四五十公分后,开始匀速慢收。时不时能感觉到米诺的压舌板撞到水底的石头,我轻轻向上高挑一下跃过障碍。如此操作,几个来回后,突然一记重重的咬口来了。我大喜,毫无疑问,军鱼上钩。中鱼的位置离我站立点二十七八米远,也就是刚过那片水泥块区。这么远中军鱼,必须得第一时间将其绷出水面,不然军鱼中钩后的脾气那是直接往水底乱石内钻。我可没加碳前导线,这一钻PE线指定被切。于是我高举竿尖,以气吞山河之势强力往水面绷拉。但我深知这种雷强控鱼法对于小个体军鱼是凑效的,但稍微大点的就及可能断线跑鱼。如果解决这种矛盾,我有独门绝招应对。眼前中钩的军鱼个体明显在二斤左右。因为我强力硬绷之后感觉到拉不起来,它在水底层某个部位原地打滚。原地打滚是不怕的,最怕的是往水底石头堆扎。第一时间感觉到它在原地打滚,我迅速将紧绷的竿身放松了一下,让其在水下乱扭乱滚一通,然后接着强力往上回绷。这一招不仅能化解军鱼“死亡翻滚”时对线、拟饵钩子的扭伤力,还能一步一步将其慢慢的拖出水面。军鱼发现头部牵拉力突然消失,它会立马收起打滚本能的往水下游去。就是利用这一空档可以往回牵出一点距离,当军鱼再次被这种“棉花”战术牵着时,它又会使出“死亡翻滚”之术。此时你再次松竿松线,它有力完全使不出来,只能任由你一点一点的往回拖,这便是我的独门绝招。
    二十来米的距离我稳稳的将其控制到脚下,鱼已在水面打滚着,个体和我估计的一样,二斤左右。可问题来了,我的站立点是在离水面高出近一米八左右电站出水口横梁上,没法用控鱼器起鱼。我只好求助于两位手竿钓友,问他们有没有抄网。可恨的是那两位钓手一看我钓了“这么大”的军鱼,心里估计不平衡明明包有带着抄网硬说没有。我无奈,只好接着在水面消耗军鱼的力量。军鱼的力量已消耗的差不多了,它在水面横躺着,身上的鳞片亮闪闪的,色彩也非常漂亮。不能么在水面缰持着了,我决定飞鱼上岸。我将竿尖压下指向水面,然后微弧度绷着点竿尖,先试图往上提了一下,发现鱼并未挣扎。我双手暗使大力连绷带提,一个完美的弧线,这条鱼很顺利的飞上了岸,我赶紧将其摁住。吊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1号的八编PE啊,我生怕线承受不住断了。
上扣下钩将鱼养在水中,全然忽略两手竿钓手那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因为他们知道,这种鱼太难得了,他们很少能钓到!我接着回到那个站立点抛饵作钓,其中的一位手竿实在被毒的不行,拿出大海竿也来甩。此时电站突然发电工作了,出水口翻来覆去排出水来,刚好将两手竿的钓点冲飞。刚才还连拉几条鲫鱼,现在没法钓了,幸灾乐祸的感觉一闪而过。他们那钓点没法钓导致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往我的站立点挤过来,因为我那脚下还是缓水区,一位手竿钓手干脆就坐在我脚边作钓。这让我很不适应,因为我在抛饵时总要顾及到会不会挂到他。无奈之下没想到抛出去的米诺再次中钩,这次力道更大,只一个回合,我明显就发现是条大家伙。刚高举竿尖,已传来线磨石头的感觉,我大惊,然为时已晚。竿头突然一松,线已被切了,军鱼把我那唯一好用的红头白身米诺拉跑了!换上其他的米诺一一试了个遍,发现不再有口,我果断的结束了这次钓行。
    十月二号上竿计划去县城南面二都镇的石巩寺周边探钓。石巩寺下面有一口不大不小的野塘,原先是稻田,后修了一个小拦坝,稻田被淹没,周边长满了草,是个打黑的好地方。刚出县城碰到了一位熟悉的钓友,相互客套了一下,钓友告知石巩寺下那个塘人家养鱼了,不能钓。他知道我玩路亚,说二都镇有两座巩桥,桥下都有军鱼出没。这消息来的太及时了,正愁没地方去了,正好两个地方都去看看。
    十五分钟不到我就来到石巩寺,发现真有人竖起了牌子禁止钓鱼。转道镇里那两座桥,第一座桥下全是暴露的卵石,水太浅只适合玩马口。本想下去看看有没有马口,但一想到还有一座桥没探,果断来到第二座桥上。站在桥上观察了一下,水面宽不过五十来米,水流很平缓,只有一个桥墩立大在水中,这么小的场子会有军鱼?正当我疑问之时,我看到了两背影!我一眼就认出两条三斤左右的军鱼在水下游荡,我再俯视了一下桥墩周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桥墩边一群一斤往下的小军在游荡着。没过一会正前方又出现一长长的身影,那条军鱼保守估计五斤半以上,这样的尺寸我还从未钓获过。我赶紧从车上取出装备来到桥下,由于唯一好用的米诺被军鱼拉跑了,我只能挂上其他泳姿的米诺展开作钓。和我想的结果一样,没口!其他各种饵都试了一遍,依然没效果。拟饵都不咬,我想用生物饵来对付它们。赶紧跑稻田抓了两蜻蜓单钩挂上,随漂下去慢慢守着,可守了一个多小时依然没口,失败的一次探钓之行,不过我记住了这座桥。
IMG_6919.jpg
    十月三日在大唐火力发电厂工作的老乡返家,也是一个喜欢路亚的钓友。我老早就将这两天探钓的战报微信了他。他看到我在大港电站钓到了军鱼,上午刚回下午就让我带路去大港电站作钓军鱼。二点出发,二点二十就到。还好老乡带了四个类似于CC-60的米诺,其中一个还是正版CC-60,我苦于没有多带种这种米诺,现在只好用他的了。这次我带着他直接爬下闸门来到离两片水泥块最近的地方作钓。水情、鱼情、标点、手法都告诉了他,就看他运气了。我则沿着闸门坝到另外一个站立点横切水帘作钓。这样的坝我太熟悉了,和市区打军鱼的河西水坝如出一撤。只不过水情鱼情不一样,采用的作钓手法不一样罢了。挂上老乡的山寨CC-60米诺,只甩了几竿,就发现我的作钓范围内出现了两小口,但匀未中钩。老乡在那两片水泥块区还未得口,他从未钓过军鱼,为了让其顺利破处,我呼唤其过来到我的点位作钓。我只告诉他两个字:坚持!
半个小的坚持,老乡终得回报,正当我用铅头钩跳波纹鳜时,听到老乡呼喊。我看了看他的竿子,紧紧绷着,从弯曲的弧度来看还是一条不小的家伙。我赶紧跑去助威,老乡未钓过军鱼,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其不知如何面对。我只好现场指导他如何控鱼,还好这条军鱼不大,也就二斤刚出头点。硬竿粗线,我告诉他可以大胆放心控鱼,享受一番军鱼“死亡翻滚”的乐趣!鱼很快就被他绷出水面,但也面临着不好起鱼的问题。这个站立点离水面也有一米多高,没带抄网只能飞鱼上岸。我怕老乡控制不好,只好接手他的钓竿了,他的装备硬朗,我唯一担心的是正版CC-60的钩子能不能扛得住。鱼已被溜翻,我压稳重心,竿尖下压还是先轻提一下看看军鱼有没有反应,二斤来重以他的装备完全没压力,我暗下巧劲直接将其飞上了岸。老乡兴奋了,掏出手机一阵猛拍。我则接着跳我的波纹鳜去。
    坝砍下一个小水帘的正下方,水深约二米,我发现砍下乱石较多,于是一直在这个位置原地上下跳着铅头钩。突然一劲强大的力道将我的铅头钩往下拉去,我本能把住竿想往上提。可是我发现往上根本提不动,死硬死硬的。我知道,大物咬钩钻进了乱石。我往上抽了几下,还是不动,我干脆将线松开,静等着。两三分钟之后,我再往上提了提,还是死硬死硬的!这家伙动作真快,我各种方向想拔它出来,可完全不可能。我前思后想,估计不是波纹鳜,波纹鳜个体最大不过二十七八公分,体重到顶也就350克,这样个体的鱼咬钩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道能让其马上钻入石隙。现在的情况是根本拔不出来,为节省作钓时间,无奈只好断线了。我那老乡虽钓获一条军鱼,但又是好久没口刚好向我走来,亲眼看到了咬钩那一瞬间竿子被下扯那让人心动的一幕,马上换上铅头钩也在坝坎下上下跳着。结果没跳几下,他机然提起了一团黑乎乎家伙,从那惊奇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鱼。我打趣他:可以啊,波纹鳜都被你钓到了,连破两处啊!
IMG_6925.jpg
IMG_6927.jpg
IMG_6928.jpg
    我重新挂上一个铅头钩小T尾沿着坝坎一直往前跳,整个坝坎下全部搜索了一遍,依然没口,看来运气从来都是和新人挂钩。已是五点了,山里的傍晚去得特别快。我想今天可以要打龟了,于是趁着太阳下山这段时间,赶紧再甩几竿。老乡中军鱼的位置,挂上山寨版CC-60沉底慢收。十多竿之后,终于迎来了一口中。水中挣扎的力道不小,还以为是条大军,结果接起来一看,一条一斤半左右的小军在水中强力“死亡翻滚”。我直接飞鱼上岸,下钩时我才发现尾钩已被它的“死亡翻滚”给扭变型了。我赶紧用钳子将钩扳正快速抛饵再钓,因为我知道,军鱼都是一群一群出现的,当下已中一条,及有可能水下还有。果然没抛几竿又一个重口来了,拉起来一看,还是小军一条,这条更小,但力道却比刚才那条大,个体刚好一斤。快速拿下再来,心情大爽。几竿之后重口重现,这次不得了,竿子有点把不住。我有意松了一下紧绷的竿身,可惨剧再次出现,线刮底的感觉传来的瞬间竿尖突然一松。我当下挥拳跺脚,又给切线跑了,直接秒杀了我。
IMG_6931.jpg
IMG_6932.jpg
    短暂的高潮,惊得老乡赶紧补位作钓。我找老乡又要了一个山寨版CC-60挂上,两人朝同一标点抛饵作钓。按说现在有两个饵时不时划过标点,有鱼在下面的话肯定会咬。可惜,太阳都要落山了,两人匀没得口。我们只好收工,三条军鱼,一条波纹鳜,老乡已经相当兴奋了,破处两种稀有对象鱼。
IMG_6933.jpg
    十月四日老乡说鱼都送人了自己都没吃过军鱼,想再次去大港电站那作钓军鱼。上午各自处理私事,下午还是二点出发。本来作钓军鱼要的是一鼓作气,有鱼情就必须连续作战,不然鱼情稍纵即逝。最主要的是像远离县城这样的乡下小河道,一旦周边的村民发现在这钓到大鱼,马上就会引来电工网民进行全面围捕。果然不出所料,当我们再次来到坝下时,桥上一排海竿摆满了,正前方一村民划着竹筏在下地笼子,另外还有一个后生拿着撒网就在我作钓的标点内狂甩。我一看这情况根本没戏,本想到其他地方去探点,可现在已是二点半了,老乡似乎还想碰碰运气。既然如此,我就陪着他作钓了。但我的重点放在波纹鳜身上,因为这种鱼是藏身在石头缝中的,刚才那几种人为干扰对它并无效果。
IMG_6942.jpg
IMG_6943.jpg
    村民在正前方下地笼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我敲鳜鱼也敲了两个多小时。所有水下有结构的地方我全部都跳过了,无口出现,最终结论,此处无波纹鳜。老乡一直在作钓军鱼,当然不可能有收获。村民收工了,又是太阳要落山之际,水面安静下来了。我挂山寨版CC-60米诺赶紧沉底作钓,二十多分钟的坚持,在最初第一条军鱼中钩的位置,迎来了一次重击。这次我不再怕切线了,因为我换了二号的八编PE,底气十足。水下力道依然很大,考虑到这条军要送给老乡,我得小心办它。我对付军鱼的绝活“棉花”战术又使出来了,拉到脚下后又是直接飞鱼上岸,憋屈了一个下午这一刻真是爽啊!老乡见我中鱼,赶紧抛饵入标点作钓,但我知道,今天很难出现昨天的情景了。半个小时后老乡无果收工,这条军鱼送给了老乡。
IMG_6938.jpg
IMG_6939.jpg
IMG_6941.jpg
IMG_6946.jpg
IMG_6948.jpg
IMG_6949.jpg
    十月五日老丈一家邀请我去FB,叫上家属小孩一同去玩,玩手竿我根本无兴趣。但一说钓点在二都以南河口村的凉山水库,我马上答应了。上午九点接上老丈他们,孙子孙女都来了,尤其是那三岁的小孙儿。这下我知道苦了,后勤司令非我莫数了。虽后悔不已,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啊!满满一车家属,只好尽责陪玩作好保障工作了。十点到达凉山水库,一下子车那小妮子就疯了,到处那个跑啊,急得丈母娘也跟着到处保护着。老丈刚喜欢上钓鱼,但还不会钓,不会上饵,所有的活都是我帮着弄齐,我上好蚯蚓后,他只要坐那静守即可。静守的同时还得帮他分析漂象,提醒他杀竿时机。好不容易折腾了一个半小时,鲫鱼也钓了十条,老丈满脸笑容,大为高兴后收工。我悄悄的擦了把汗,比我玩路亚爬山涉水还累啊!
IMG_6977.jpg
    中午吃饭我建议到二都镇上去,都同意了。一脚油门十二点到达二都镇上,全家人下车进饭店,我一人溜了!我得趁点餐之机快速到上次探好的桥下去路亚军鱼。桥离饭店很近,五分钟不到就到了。我快速拿竿上饵,老乡的那个山寨CC-60还在手,直接挂上。来到桥下往桥墩前抛去,饵基本快到对面,然后慢收。第一竿没口,第二竿猛然一口,好家伙,这短屁股米诺效果果然一流,我三两下将其拿上,一条一斤半左右的军鱼这被我拉到岸边的草丛。赶紧下竿再来,第三竿明显有小口未中。第四竿又来了,更重的一记咬口,竿子差点没把稳。原地“死亡翻滚”再现,我老费了一点功夫才将其拖到近岸。可了不得,又圆又肥的一条军鱼,至少过了三斤。下桥为节省时间,根本没带控鱼器,只好连绷带拖将其拉上岸边的草丛。
IMG_6969.jpg
IMG_6970.jpg
IMG_6971.jpg
IMG_6974.jpg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连拉起了两条军鱼,边上一位喜欢钓鱼的村民看到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家拿了一根海竿一个蓝旗鱼的米诺来到我身边。在他回家拿竿的三四分钟内,我发现不再有口了,刚才中鱼后控鱼闹出的动静已经惊到了其他的军鱼,必竟这个场子太小了。鱼到哪去呢?肯定是桥墩底下了,但桥墩那水下横着一根老大的树根,我不敢轻易贴着桥墩拉着饵过来。只好移动站立点斜着往桥正下方抛饵作钓,十分钟后,家属打来电话菜已经上齐了。我又抛饵钓了几分钟,那位村民甩着海竿将米诺挂到了桥墩前的树根上拉不出来,然后划着竹排过来救饵,我果断收工回饭店吃饭。小三十分钟的快速战斗,收获了两条漂亮的军鱼,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成就感自豪感。此行的真正目的已达到了,安心吃完午饭,快快乐乐送家人回家!
IMG_6984.jpg
IMG_6985.jpg
IMG_6953.jpg
IMG_6956.jpg
    下午有点事要处理,晚上微信老乡今天的战报,想叫上他晚上连夜去二都再搞一次。奈何老乡并不着急,还说我是不是疯了。玩路亚不疯不成魔,他哪里体会过鱼情稍纵即逝的情景。我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太多了,鱼情如军戈铁马,来时冲冲,去时无影。再加上那个场子那么小,我十月二号就发现那有军鱼,能在那呆上几天已是不常规了。最主要是村里的人都看到我钓到军鱼了,这要是电船晚上连夜扫一下,什么也没了。各种利害关系都给老乡说了一下,不为所动,决定明早六点半再去。
    十月六日六点半准时出发,十五分钟就到,下去抛了半个小时,一口也没有。有村民起早来收昨天下的丝网,不得了,上面挂满了鱼,个体都在300克到400克之间。他说昨天晚上两条电船在这个桥下来回的扫了一遍,总共电起了二百多斤鱼!是看着他们将电好的鱼抬上岸的。一斤左右的军鱼就二十多条,四五斤以上的军鱼七八条!我一听心都凉了,问他们为什么不打电话举报啊!看着老乡还在那买力抛饵作钓,再看看那村民提出一兜网鱼回家,我想昂天长叹,大声呐喊!
IMG_6975.jpg
IMG_6976.jpg
IMG_6979.jpg
    十月七号假期最后一天,要转道隔壁崇仁县接个亲戚再回市里。上午收拾东西,午饭后二点出发三点到达崇仁县。县城内有一座新修的橡胶坝,我老早就发现这座坝了,只是每次都是路过并没有机会下去玩。这次我劝说家人先在亲戚家闹上个把小时家常,我呢就可以有时间去那个坝看看情况。家人一方面知道我喜欢玩路亚,另一方面也确实想和亲戚一家聊聊天,于是就约定四点半出发回市里。一个半小时不到啊,我赶紧直奔那座橡胶坝。五六分钟就到了,坝前风景真不错,一座漂亮的复古桥立在橡胶坝上,是一处小青年打情骂俏的好场所。但我可不是来看风景的,我快速扫视了一遍坝周围地形水情:坝下基本没有,全是暴露的卵石,只是东侧有一个小小的水闸在放水。坝上水也不深,都看见底,这样的水情只有玩马口的份了。我快速通过复古桥来到东侧那个水闸边,往下一看,水泥做成的一个流水通道,只有闸口下十来米外才有乱石,再往下太浅了,倒是马口的好标点。几个小学生没事在那片浅滩区趟水玩,一看这情况,我只能再坝往下游四十来米的那片浅滩试试马口了。
IMG_6986.jpg
IMG_6987.jpg
IMG_6988.jpg
IMG_6990.jpg
    过一片乱草区来到这片浅滩,挂上马口亮片横切流水抛饵作钓。五六分钟之后我便不再抛饵了,因为我基本可以确定这块标点没鱼。于是我放弃了作钓马口的念头,打算到坝上去看看情况。原道经过复古桥时,我看见两位老人在桥上指着坝前水面谈论着。我顺便探出头看了一下他们所指的水面,这一看又是吓一跳!几群鱼在坝前二十米不到的水面闲游荡着,当下的天气还算是比较闷,我只当是一群鲢鳙在水面透气。但仔细一看,我乐开了花。水面鱼群分成三片,全部是我之前作钓的军鱼。这种情况我玩路亚以来头一次碰到,三十年前上中学时我曾有幸见到过这种情况,没想到这么壮观的鱼情在如今人为干扰如此恶劣情况下我还能碰上,说明崇仁县对河流资源保护力度很大。
IMG_6992.jpg
IMG_6993.jpg
    虽然军鱼群一片一片在水面游荡,可是能看得见的军鱼用拟饵不一定好钓。之前在老家的桥下我都能看见军鱼,可各种拟饵都试过了,就是不咬。这儿的军鱼会不会又是这样呢?我赶紧挂上老乡送我的那个身经百战的山寨版CC-60米诺,站在桥上朝着军鱼群的上游抛饵作钓。米诺的落水并没有惊到那三片军鱼群,我待米诺沉底后再慢慢的拉着往军鱼群靠近。桥离水面太高了,足有七八米高,米诺在保证有泳姿的情况下很快就拉到水面左右摆动。我只能探着身体将竿尖尽量下压,当米诺进入军鱼群时,离得最近的两条军鱼吓着左右逃窜。我心想,又和老家的军鱼一样,不咬钩。两条惊吓军鱼的逃窜,导致其他军鱼都潜入水底了。我只好慢慢回收着,但紧接着出现了让我兴奋的情况:一条军鱼突然窜到水面追咬我那米诺,但咬口很轻,我眼见它用嘴拱了一下米诺屁股马上掉头潜回水底了。
    哟!有戏,我赶紧收起米诺再抛了出去。站立点太高了,我必须让米诺沉底,不然经过刚才军鱼群时又会出现水面拉摆的情况,故这次我有意缓慢靠近标点,在标点前四五十公分时又让其再沉底,然后再匀速拉回来。相对于第一竿,这次米诺在水的中下层划过军鱼群,故我看不清米诺在水中运动,但我看见一条黑影直奔米诺的方向。此时的我早已严阵以待,就等你上口呢!十分之一秒后顿感就传来,我第一时间扬竿抽了一把。中鱼了,水面立马翻起了水花。我绷稳钓竿,慢慢的将其牵离那片军鱼群,然后在桥的正下方又来回折腾了几个回合,军鱼的力气也被我消耗的差不多了。七八米高的桥啊,这要怎么起鱼啊!我想顺着桥将其牵到坝两边上去起鱼,但中间有桥墩档着,距离左右都近百米也较远,中途还可能脱钩。之前在大港水电站那我就直飞过二斤的军鱼,我估了一下眼下这条,也就一斤半左右。我下决定,直接垂直将它提上桥。我发力先将鱼提离一点水面,发现它并不挣扎,然后再慢慢转动摇轮把。此时轮子的泄力声也跟着响起,我又紧了一下轮子的泄力。鱼已悬在空中,全部的力量都压在摇把上。我只能全力转动的摇把,鱼也一点一点在上升。五米、四米、三米、二米,已到了桥的护拦下了。摇把转动太费力了,我现在可以挑竿将其飞过护拦了。但为确保竿子不断,我又收起了一米线,然后双手发力将鱼挑飞过护拦。终于着地了,这家伙在我往上提的过程中倒是老实,一点不挣扎,上桥落地后却蹦来蹦去,倒是挺配合的。下钩时发现尾钩已被拉直,幸好是两三本钩都挂中。
IMG_6995.jpg
IMG_6996.jpg
IMG_6997.jpg
IMG_6999.jpg
    鱼直接丢在桥上,前往钳子将钩子扳正赶紧抛饵再来。鱼情稍纵即逝啊!相同的手法,第五竿一条军鱼连续攻击了两次匀未挂中它。再之后鱼群有所散开,标点左侧二米水下一大块黑石的地方,我将饵朝那抛去,然后沉底划过那块黑石。又来口了,直接抽中。几个回合后又面临起鱼的问题,无奈,刚要直提却被它挣脱了。收饵再来,几竿之后再中,可又是在起鱼时挣脱了。两次的跑鱼直接导致水下其他军鱼全不见踪影,这可不是好兆头。三个鱼群现在全消失了,我赶紧往右移步朝刚才第二群军鱼游荡的水域抛饵作钓。还是一片黑石区,磨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再次来口了,抽中之后采取“棉花”战术将其控到脚下。这次吸取前两次教训,充分将其体力耗尽后,才开始直提。这条可比第一条大点,摇把都有点转不动,费了九牛两虎之力才将其挑上了桥,1.0的八编PE还算给力,看见桥面上的两条军鱼,心满意足。
IMG_7001.jpg
IMG_7004.jpg
IMG_7005.jpg
IMG_7007.jpg
    此时电话响起,家属问了一下战况,我通报战况的同时也知道该走了。我又拖延了十来分钟,但匀未再得口。虽意尤未尽,但已然满足,高高兴兴接上家属返回市区。
七天的小长假很快过去,探钓的行程多,作钓的时间少,饱受奔波艰幸的同时却“军喜”连连。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6: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精彩战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6: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是太刺激啦!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17: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鱼看着就爽。谢谢分享欣赏了,战报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08: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战报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09: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漂亮得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6: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渔获漂亮!环境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9 11: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得漂亮!!!只是电工们太可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中渔扫一扫

广告业务|手机版|网站地图|中渔网 ( 鲁ICP备16023989号|公安机关备案号37061002000004  

GMT+8, 2018-11-15 02:16

中渔网 2013-20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