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野河野塘]

【原创】凡有井水处 皆能歌柳词

[复制链接]
查看: 306|回复: 0
发表于 2020-03-24 1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像偷情的少妇,有了颤颤惊惊、提心吊胆的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便是轻车熟路、水到渠成!
    这不,自从上次偷偷摸摸溜出小区去“塌皮”了一次之后,这几天又去钓了两次(疫情缓和,管理降级也是原因)。虽然收获不是很大,但渲泄了压郁,舒张了筋骨,陶冶了情操。先看渔获:



    东湖是个好地方,可惜保安不让钓。尽管天天有人厮守,“人来了咱就走,咱又没犯法”是流行的“理由”,但本老人抹不下穷教书匠的薄脸皮,自认为是一面响鼓,难挨重锤。于是望湖兴叹,经过东湖而不敢下竿。
    去年年底在航空城钓过几次,全是大板鲫鱼。可惜那个时候冰箱里全是年货与老C送的鳊鱼,可谓“鱼满为患”,所以都放生了。如今冰箱空空如也,想吃鱼还得去超市买,还真有点后悔。航空城真是个好地方,可惜那儿离南昌市的疫情重灾区麻丘不远,小心撑得万年船,不去为妙。
    东去的方向,新马路刚建成,几公里看不见车踪人影,破驴“风驰电掣”,不知道什么叫车闸!


    于是边走边找。来到一处小窄沟,也就两三米宽:两岸柴草绿,一沟春水碧。除了有点犯“水太清则无鱼”之忌外,其它条件倒不错。


        于是开饵。饵料还是老三样:野战蓝鲫、大野战腥世界、大野战快攻。




    三下两下摆好架势,饵料都还没醒透,只能拉出很小的两坨。谁知刚抛竿入水,小黄漂就横着入水。连忙抖竿——一尾两三公分的白条伢子。异饵再抛,一尾两公分长的鳑鲏!一位老农经过:“老头,你钓到明天,也钓不到的,去年底还是泥巴底朝天哩!”
        碰上好心人了,要不还得多耽误时间!立马转场。
    继续前行,不远处有一口小塘,四室两厅那么大小,很不起眼。但龙游浅水、虎落平阳,钓鱼人真到了“没爷叫”的地步了!



          死马当做活马医,“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嘛!试试。
    饵料醒好了,丝丝缕缕,很好用。试了一下水深,不到50公分,将就吧,漂倒过来不碰铅坠就谢天谢地了。



       油菜花儿黄,蜜蜂在花丛中忙碌,水里的青蛙鼓捣着粗嗓门,“呱呱呱”地吼着。春天都过去一半了,我们却窝在家里一两个月,太揪心了!
        第三竿就上鱼,蛮重的,是一尾不小的鲫鱼。




    继而又连上几条——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塘小水浅,鱼儿还真不少、不小哩!
    正想脱下外衣大干一场之时,老远处传来吼声。全方言,一点听不清是在吼什么。听他语气,肯定不是叫我到他家做客、喝酒什么的。依稀听见“灭竿子”的音节。这可不行,我这支三米三的竿子,是鱼乐圈渔具开张那天买的,50克重,很好用,可不能被他“灭(折)”了!
        于是立马起身,假装连忙撤退的样子。可惜我终究不知道是不该坐了他的油菜地埂,还是这塘里他放养了鱼。
        钓鱼人是弱势群体,到哪里都受人欺负!
        火辣辣的太阳久违地当头照着,舒服极了。看了看手机,十点多一点:还可以钓一会儿。于是折回头向北来到瑶湖六路新沟。



        这里曾经辉煌过,只是树大招风、猪壮招刀,三年两头被人投毒下药。
        满沟的水草,整齐的护坡,清清的流水。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摆好座位,开始拉饵……
         没有鲫鱼,时不时上一条白条,而且经常连竿。



    一位骑着电驴回家的钓友停下来看我的渔获。他告诉我:去年年底这里曾经被下过药,斤鲫、板鲤,死了一大片……
    我的天哪,哪里还有钓鱼人的蓝天白云诺!寡妇死了独养儿——没指望了!回吧!
        尽管受各种条件限制,没钓到多少鱼。但无论是刚刚干过的窄沟,还是巴掌大、膝盖深的泥塘,以致毒后的新沟,我凭着咱们的老三样,居然处处都有渔获。不得不说龙王恨新研制的新三样,是一款放置四海而皆准的好饵。
    我还是用柳永的“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来赞美新三样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中渔扫一扫

©2013-2019 中渔网 鲁ICP备16023989号-1 邮箱:stanak@163.com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